她被舒淇、范冰冰模仿,1張照片賣745萬,氣質比美赫本,卻孤獨終老!

說到奧黛麗·赫本,

那是很多人心中的氣質代名詞,

但在上世紀50年代,

朵薇瑪遠遠勝過赫本。

有人說,她是靈感繆斯。

也有人說,她是蒙娜麗莎的微笑。

更有人出資700多萬,

只為買一張她的照片。

看完今天的文章,你一定會驚嘆:

原來世上竟有這樣的美人!

「我從未覺得自己是一個美麗的女人。」

1949年,歐文·佩恩為朵薇瑪拍完《Vogue》大片後,朵薇瑪如是說道。

若不瞭解她,或從未見過她的人,興許真的信了。但當人們拿起雜誌,一定會誇上一句:好美!

朵薇瑪是真的美。

Advertisements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理察·阿維頓說:「朵薇瑪是這個時代最風華絕代、最前所未有的貴族氣質美人。」

傑瑞·福特評價:「朵薇瑪在這個複雜時代卻有獨特的神秘成熟氣質,她絕對不是鄰家女孩。」

而上世紀50年代的美國媒體,更將朵薇瑪與奧黛麗·赫本放一起對比,結果得出,朵薇瑪更勝一籌。

她就是這樣受歡迎,哪怕在一個世紀後的今天,也同樣被追捧。

范冰冰、李冰冰、舒淇等明星,都將朵薇瑪視為時尚偶像,還專門模仿她的造型。

可即便如此,朵薇瑪卻一直很自卑。她公開說:「我小時候極瘦,還有,我的門牙很醜,我不好看。」

7歲前,朵薇瑪從未出過家門。

很多人一定覺得不可思議,怎麼可能呢?

但事實就發生在1927年那年冬天,她被醫生確診為風濕熱,醫生告訴母親,建議朵薇瑪在家靜養一年,不要外出,母親聽了醫生的話,真的將朵薇瑪關在家中。

但不是一年,而是七年。


七年來,朵薇瑪從未與外界接觸,她不知道小夥伴們最近在玩什麼遊戲,也不清楚新款洋娃娃長什麼樣。

無聊時,朵薇瑪就看書,看一整天。

但書終究無法說話,為了派遣孤獨,她又想像了一個小夥伴,取名Dovima。

後來朵薇瑪成名,就將這個名字當藝名。

只要父母不在家,朵薇瑪便想像Dovima在身旁,陪她看書、畫畫、寫字,做千奇百怪的夢。

Advertisements

這種幽閉式的生活,令朵薇瑪純淨無比,一直很天真。

長到7年,母親終於決定讓朵薇瑪出去,她反覆確診朵薇瑪安然無恙,才將她放出家門。

很久以後,朵薇瑪接受時尚雜誌採訪時說:「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,一切都是那麼熟悉,但又那麼陌生。」

第一次踏出庭院,她像個掙脫鳥籠的鳥兒,在大街上奔跑,一會兒碰碰路邊的花兒,又一會兒看看天空。

Advertisements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自那以後,每當閒來無事,她總愛跑到街上去,看人來人往,聽車鳴鳥叫,每每見到這些,朵薇瑪總是青澀地笑,而在這時,總有路人側過頭看她,朵薇瑪有些不知所措,急忙跑回了家。

成年當天母親問她,喜不喜歡JackGolden。

JackGolden是她家樓上的鄰居,每當朵薇瑪與他相遇,他總會對朵薇瑪笑,時間長了,朵薇瑪便記住了。

聽了母親的話,朵薇瑪點了下頭。

「那你想不想嫁給他?」

此時,朵薇瑪愣住了,在她有限的社交裡,貌似只出現過這一位男士,喜歡嗎?不喜歡嗎?朵薇瑪不清楚。

她只知道,書裡說過,嫁人就可以兩個人一起生活,有人陪伴,也有人一起歡笑。

一邊想著,朵薇瑪一邊沉默。

母親權當她答應了。

沒多久,朵薇瑪便與JackGolden走進了婚姻殿堂。

結婚當天,朵薇瑪穿著白色婚紗,牽起了JackGolden的手。

牧師在台上問她:「朵薇瑪女士,你是否願意這個男子成為你的丈夫與他締結婚約?無論貧窮還是健康,或任何其他理由,都愛他,照顧他,尊重他,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的盡頭?」

朵薇瑪像回答母親的結婚要求一樣,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婚禮結束,她正式成了一名妻子。

Advertisements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此後,朵薇瑪變得更不愛外出了,但凡出去,也只和丈夫在一起。

他們平靜地生活了幾年。

可1949年這一切陡然轉變。

那一天,朵薇瑪與JackGolden日常外出,JackGolden先下車為朵薇瑪開門,朵薇瑪隨後下了車。

就在這時,一個女人走了過來,稱是《Vogue》雜誌的工作人員,問朵薇瑪要不要當時裝模特。

《Vogue》是美國著名雜誌,很有名氣。

劉雯就曾爆料,她們參加模特面試,以拍《Vogue》為榮。

可朵薇瑪聽聞這話,很是驚嚇,連連表示不願。但JackGolden卻很期待。

最終,朵薇瑪被半強迫半勸慰拉到了《Vogue》辦公室。

她一進去,攝影師歐文·佩恩就看到了她,問她是否有拍片經驗。

Advertisements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朵薇瑪搖頭。

歐文·佩恩沒有再多問,直接讓朵薇瑪開拍。

神奇的是,朵薇瑪雖沒有拍攝經驗,但很會抓鏡頭,歐文·佩恩讓她做什麼動作,她就能給出什麼動作。

但到了表情這塊,卻是難題,總是抓不到重點。

Advertisements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歐文·佩恩希望朵薇瑪微笑,朵薇瑪一直不願笑,甚至不願張嘴。

僵持了很久,他也不再強求了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結果照片登出來後,整個時尚圈震驚了。

朵薇瑪的淡漠與高冷,在鏡頭下有一種無形的高貴感。

Advertisements

不笑,是冷豔美女。淺笑,便是蒙娜麗莎。

歐文·佩恩甚至將朵薇瑪比作蒙娜麗莎,稱她的笑是蒙娜麗莎的微笑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朵薇瑪就這樣莫名進了時尚圈,成了時尚雜誌的寵兒。

自那以後,各大雜誌爭相邀請她拍封面,短短數年,朵薇瑪已是名牌雜誌的常客。

她拍過DIOR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拍過BAZAAB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當然,拍攝最多的,還是《Vogue》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前幾年,舒淇就模仿過她在《Vogue》裡的造型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即便過去幾十年,依然是經典。

隨著這一張張大牌雜誌,朵薇瑪的身價越來越高。

一般模特時薪都是25美元,而朵薇瑪,足足高出35美元,時薪60美元。業界都稱她是「每分鐘一美元女郎」。

但真正將朵薇瑪推到神壇的,還是與理察·阿維頓的合作。

1955年,理察·阿維頓邀請朵薇瑪拍攝。她身著迪奧黑色長裙,站在大象旁,神情傲然,姿態優雅,很有貴族氣息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不得不說,理察·阿維頓很會抓拍,他精準捕捉到大象揚起鼻子,而朵薇瑪又恰好仰起頭的一瞬間,這麼一對比,朵薇瑪更纖細典雅了。

這幅作品被刊登到《Harper's Bazaar》雜誌上,一出版,便震驚了時尚界。

2010年,迪奧親自出資745萬元,買下這照片的原作。

它成了史上最貴的攝影作品之一。

因為太過經典,即便到今天,它依然被各大女星模仿著。

前幾年,陳漫就給范冰冰拍過這個系列,好評如潮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許多年後,朵薇瑪回憶拍攝過程說:「在給大象們餵了糖與胡蘿蔔後,忍住害怕,微閉雙眼,才拍攝完成。」

如此想來,確實不易。

但就在她的名氣直達巔峰時,JackGolden突然要離婚。

朵薇瑪沒有挽留,同意了丈夫的提議。

離婚後,朵薇瑪似是對拍片厭倦了。

她對好友說:「我不想等到鏡頭變得殘酷才走。」

果不其然,35歲那年,她退出了模特界,轉戰演藝圈。

就在這一年,朵薇瑪又邂逅了艾倫·默裡。

他是移民官,為人風趣,朵薇瑪與他在一起,總感覺很安心。

相識沒多久,朵薇瑪便與艾倫·默裡閃婚了,婚後又迅速生下女兒艾莉森。

由於一邊要照顧女兒,一邊又要演戲,她總是力不從心,進入演藝圈後,總共才拍了4部戲。

其中稍微拿得出手的,只有《甜妞兒》。

在這部戲裡,她與赫本搭檔,但鏡頭不多,只有幾個場景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不過就是這驚鴻一瞥,很多影迷認為,朵薇瑪一點也不比赫本遜色。

也是在這段時間,朵薇瑪與赫本成了好友。

但造化弄人,接下來幾年赫本片約不斷,更是在1953年,以《羅馬假期》成為世界女神。

可朵薇瑪自那以後,就極少有拍戲機會了。

她陷入前所未有的瓶頸。

此時流言四起,有人說她年老色衰,有人笑她美則美矣,毫無演技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還未等她想到對策,婚姻又出現了問題。

有了女兒後,艾倫·默裡本性暴露,經常對朵薇瑪拳腳相加。

朵薇瑪從未經歷這樣的事,起初她都是勸慰,但艾倫不聽,依然使用暴力。後來實在受不了,朵薇瑪只能躲到朋友家裡,不敢回去。

每當這時,艾倫就會找過來,將朵薇瑪拉回家,到家後,又是一頓毒打。

如此反覆,朵薇瑪熬了6年,6年來,她從未想過要反抗。

直到有一天,艾倫又醉酒回家,一進門便又開始了打罵。

這一刻,朵薇瑪終於決定不再隱忍,她當即抱起女兒去了洛杉磯。

在路上,朵薇瑪一直在想,到洛杉磯一定要重新開始,闖進好萊塢。

可還未等她作出行動,艾倫就將她們告上了法庭,稱朵薇瑪綁架了女兒。

朵薇瑪據理力爭,這時她發現,艾倫將她的財產全部揮霍盡了。

最終由於無力撫養,朵薇瑪失去了女兒的監護權。


有媒體拍到。從法庭出來那刻,朵薇瑪盯著女兒,淚流滿面。

也是從那天起,她再也沒有見過女兒,直到離世。

短短數年間,事業、婚姻皆潰敗,走投無路之際,朵薇瑪想過重拾舊業當模特。但當她回頭,模特行業早已煥然一新,更年輕的女孩絡繹不絕,這天下早已不是她的了。

心灰意冷下,朵薇瑪回了佛羅里達謀生。但因沒手藝,又不善社交,她只能做一些臨時性的工作,賣化妝品,在餐廳當服務員。

56歲那年,朵薇瑪的生活終於有了起色,WestHollingsworth走進了她的生活。

WestHollingsworth是酒吧老闆,很是浪漫,於是,貪念溫暖的朵薇瑪又閃婚了。

她本以為這是新的開始,但怎麼也沒料到,結婚不過3年,WestHollingsworth就因病去世了。

年近60歲的朵薇瑪,又變成了一個人。

圖片來源:新浪時尚


丈夫離開後,她又換了工作,去披薩店當侍者。

據外媒報導,在店裡,朵薇瑪很沉默,鮮少與人交流,總是最早到,最後一個走。

更多時候,她都在發呆,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1990年開春,朵薇瑪又留到了最後一個。

有顧客看到,她佝僂著身軀,將桌椅擺了又擺,又蹲在地上,用手擦地板,一連擦了好幾遍,最後用手抹了抹,確定沒有灰塵後才起身。

此時,夜已深,霓虹燈與車鳴聲交相輝映,就在這時,朵薇瑪突然脫下鞋子,一個人在店裡跳起舞來。

燈光忽明忽暗,繁華的都市裡,沒有人在意她的舞步。

同年5月3日,朵薇瑪因肝癌走了。

那時,坊間一直流傳著一句話,有人說,那是朵薇瑪最後的遺言:我感覺我的人生像看了一場電影,電影是我演的,但裡面那個人其實不是我。




via
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