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國榮接到「一通電話霸氣捐10萬」愛心不亞於華仔 離開前仍心繫公益「善款超過200萬」遺愛人間

提及張國榮的電影,不能不說他是一個曠世奇才,他不像其他演員那樣,有著本身的定位,他是全方位的,也是唯一的。一個演員到了這種境界,已經不需要什麼定位了。張國榮已經將他的生活融入了他的每一個角色。別的演員演戲是戴上面具演別人,而他是摘下面具演自己。他在角色中,體味著人生百態,他只有在角色中,才能發泄他心中的鬱悶。

Advertisements

張國榮接拍了以前不敢接拍的電影《霸王別姬》。在這部電影裡,他投入了他全部的熱誠,傾注了他滿腔的心血。他不可多得的藝術才華,他敬業的精神,他善良的為人,讓劇組裡的每一個工作人員欽佩不已、感動不已。電影成功了,笑傲康城, 奪得戛納國際電影節最高獎:金棕櫚獎,也將張國榮推入了國際影星的行列。陳凱歌說,沒有張國榮就沒有《霸王別姬》。可以說,當今世上,除了張國榮,再沒有 第二個人能演出程蝶衣的風采。然而,風光顯盡處,即是遺憾時,他因一票之差,與最佳男主角失之交臂。又因大陸演員太多,雖然是一部香港投資的影片,卻不算 港產片,沒有資格參加香港電影金像獎的評比。他再次與獎項無緣。付出與回報的不對等,讓人心靈的天平也傾斜了,這一個結,是任何人難以解開的,這裡的苦衷只有張國榮自己知道。不禁要問,這是為什麼。

張國榮可以是陽光無敵的青春偶像,也可以是款款情深的痴 情公子;他可以是風情萬種的絕代佳人,也可以是放浪形骸的旭仔阿飛;他可以是身手敏捷的飛天大盜,也可以是正直無私的無畏警官;他可以是冷酷無情的壞人,也可以是浪漫多情的革命黨人……有誰可以想象,那個「一笑萬古春,一啼萬古愁」的程蝶衣會是一個默守一方,冷漠傲世,只為一個女人心痛的西毒?他角色的反差之大,讓人炫目,他對不同人物性格的細膩刻畫更是入木三分。

Advertisements

張國榮曾八次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男主角,四次入圍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。 但只有一次問鼎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,其餘的幾次均鎩羽而歸,並且有幾次實在是讓人尷尬和憤怒。張國榮曾說,「如果一個人說他不在乎得獎,那他說的不是實話。得獎最起碼是對一個演員的肯定。」是啊,他是誠實坦白的,他直言他的無奈,他的不快。對於獎項組委會的一些借口,簡直可以懷疑獎項的權威性。這簡直是對演員的不尊重,甚至是一種侮辱。這種憤怒,張國榮無從發泄。他開始對頒獎變得淡漠了。但他仍然用心演著他的電影。他說他已經不在乎了,其實他是在乎的,他怎能不在乎呢?

Advertisements

1985年,他因出演電視連續劇《武林世家》接受記者採訪時曾說,「每當我從熱鬧之處回到靜寂時,就會產生一個非常強烈的感覺——落寞和空虛,每當夜闌人靜時,這種感覺便會強烈地敲擊著我,使我不知所措,很怪,真的很怪」。他還說,「我這種個性是天生的,改不了,永遠都改不了。」那時他還不到30歲。外表陽光燦爛的他,竟隱藏著一顆這麼憂鬱的心。不禁要問,這是為什麼?

Advertisements

他常說,「錦上添花的人無數,雪中送炭的人能有幾個。」他始終是那個雪中送炭的人。他和許多前輩都是忘年交,如白雪仙、任劍輝,他們之間有著十分深厚的友誼。他說,「尊敬前輩是做人應有的禮貌」。當他得知他在北京拍《霸王別姬》時教 他京劇的老師病重時,他立刻放下身邊的工作,從香港飛到北京去探望,整整陪了老師一個下午,讓老師感動不已。離開時,他悄悄拿出三張紙燒掉了,原來,按照命理那一年是不宜探視病人的,對於篤信命運的他,這一舉動來得是多麼的真誠。他的朋友都說,他和你結交,從來不管你是什麼身份,什麼地位,只要你對他好, 他就會拿出百分之二百的真誠來對待你。他純真得像個孩子。

Advertisements

張國榮自八十年代開始,就多次進行慈善義演。1991年,華東水災,遠在加拿大 的他,只接到曾志偉的一個電話,就毫不猶豫地捐出10萬元,並且趕回香港,參加賑災活動。為了挽救香港低迷的電影業,他象徵性地只收一元片酬,出演《流星雨》。他自1996年開始堅持為香港「兒童基金」和「護苗基金」籌集善款,解救那些生病及需要幫助的兒童。

96年演唱會期間,他自掏腰包捐出100萬元,還義賣心意卡,看過跨越97演唱會的人,都有看到哥哥在唱完《有心人》之後,拿出的三張RED卡片和說的那段話,他建議歌迷不要送花給他,用送花的錢去買心意卡。他還在自己的「為你鍾情」咖啡店設捐款箱。98年生日時,將收到的生日禮物,一張15萬元支票,轉贈給「兒童 基金」。2002年,他又以私人名義捐款10萬元。就在他離開前夕,他還在跟「護苗基金」的蕭芳芳聯繫捐款事宜。而今,他已經不在了,但他遺留人間的善款已超過200萬元。可謂遺愛人間。都說是好人一生平安,然而,我們卻永遠地失去了這麼一個好人。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

你可能會喜歡